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玄媚剑之石妍儿
玄媚剑之石妍儿
皇宫内,霜儿接过许嬷嬷手上的两只药坛子,率先朝里面走去,却是丝毫不理会后面的许嬷嬷以及捧着檀香的女子。

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阁楼里传来优雅的琴声。接着便是让人几乎要沉醉的歌声,听得霜儿几乎脚步停了停。

或许这个女人,用声音就可以征服天下男人吧。

“这就是草原上的曲子‘心儿飘’了!”霜儿心中暗道,脚步不由缓了缓,或者这如此美妙的声音,是最后一次响起了,能够多听一会儿,就多听一会儿了。

刚刚一曲唱毕后,霜儿不由怀疑,听了这声音的男人后,会不会就算此时喝外面的湖水,也会醉倒了。或者这歌喉,能够将外面的湖水都酿成美酒,也说不定。

“好!”接着从里面传来一声虽然有点老迈,但依旧透着豪迈的声音。

“我的妍儿!”里面那浑厚的男中音继续响起道:“为何今天你又答应唱曲给我听了,平常时候,就算我这么央求你,你都不大会唱的!”“我不知道!”妍儿咯咯一笑道:“其实我平时也是愿意唱给你听的,只是心情一不好,唱出来的也不好听了,我可不愿意,将不好听的曲子,唱给你来听了!”“傻宝贝!”那男子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无尽的疼爱和亲昵,道:“从你嘴里唱出来的声音,都是天籁之音。小东西,你让我该这么疼你啊!”“咯咯!”妍儿又是一阵格格娇笑。

接着便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两人在脱着衣服,其间又夹杂着啧啧的声音,像是在亲吻的声音。

“陛下!”霜儿在门外,低低地叫了一声,这种声音她实在是听得太多了,不过任务是必须完成的。

“进来!”那个男子叫道,声音中明显充满了不满,似乎是霜儿的声音打扰到他了。

霜儿顿时轻轻地走了进去,刚刚迈脚进去,便感到脚上一软,就仿佛是踩在了白云上一般。

这里的地毯,都是草原上的羊毛一根一根织出来的。

“陛下,还有妍儿娘娘,应该吃药了!”霜儿走进去,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凭着感觉走到了榻前,然后跪了下来,便只看到了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靴子。

一大一小。

大的是黄色的,上面纹着龙。

小的是粉红色,靴子顶上缀着一对美丽的珍珠。

接着,另一只小靴子从榻上垂了下来,于是那双粉红色的明珠小靴子走了过来,那脚步如同踩在云端上的仙女一般,轻飘飘的有着无数的好看。

“我来服侍陛下吃药吧!”那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

端过去后,妍儿方才记得问起,“这两坛药,哪一份是给我的,哪一份是给陛下的?”“娘娘左手的那坛是给陛下的,右手的是给您自己的!”霜儿脚下微微一颤,跪在地上轻轻说道。

“哦,好的!”妍儿娇声说道:“你出去吧!陛下的药,我来喂好了!我的药,我自己喝!”“是!”霜儿磕了个头,接着站起身躯,后退着走出了阁楼中两人的视线,到了阁楼外面,才敢站起身子。

本来照着皇宫的规矩,在整个过程中,是不能朝两人看上哪怕一眼的,但是霜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妍儿,此刻这个绝世美女脸上带着动人的红晕,让人一看就知其正处在情欲之中,而她的一身外衣早已被脱去,玲珑的玉体现在只剩下红色的肚兜,滑腻的肌肤显露大半,显得煞是诱人。

“陛下,喝药了!”里面传来药坛磕碰的声音,还有妍儿温柔的哄慰声。

“药苦!我不喝!”只听到里面武帝的声音带着笑意,道:“除非妍儿……”“那到底要怎呀,你才肯喝药!”妍儿娇声说道。

武帝又是一声轻笑:“除非妍儿肯亲我一下,我就喝药!”妍儿粉脸刷地通红,大羞道:“你讨厌啦!”但是却主动地坐到榻边,撅起诱人的红唇,朝着武帝的嘴唇吻了过去,这时可以看到,一个如同仙女一般的美貌的美女,主动地吻向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而那个老人,此刻却伸出了他灰白的舌头,准备迎接着妍儿的香唇。

“啧……”妍儿自然的张开小嘴,将武帝灰白的舌头含进嘴里,在她看来,嘴对嘴舌对舌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而且还很舒服,因此她每天都要和武帝玩几次,所以听到武帝的要求,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哼……”武帝从鼻孔中发出舒爽的哼声,甜甜的味道从舌头上传来,他知道这是妍儿嘴里的味道,他每天都吃不够这种香甜的味道,因此,刚一接触,他的舌头就在妍儿的小嘴里活动了起来。

武帝先是用舌头在妍儿的香舌上轻舔了几下,然后将舌头转移到妍儿洁白的贝齿上,从左到右的数着贝齿的数目,然后又从右到左的舔一个来回。

几个来回之后武帝开始在妍儿的小嘴里四处扫荡起来,时而在牙根周围轻刷,时而在口腔四周吸舔着香甜的唾液,如同吃到了最可口的东西一般,急匆匆地咽下肚子。

感觉到武帝的舌头在嘴里到处活动着,妍儿的反应也渐渐变得强烈起来,有种麻麻的感觉在嘴里和下身升起,舌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下身似乎也有种好像要湿起来的感觉,她不知道该这么办,只是难耐的哼出声。

当妍儿的舌头突然间和武帝的舌头摩擦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于是她主动地将小舌头缠上武帝的舌头,上面浓厚的舌苔刮得小舌头很是舒服,妍儿不由得加快了舌头的动作。

武帝也没想到妍儿会如此的主动,从前都是需要一点时间才会如此主动的伸出舌头的,他心中暗喜,看来今天除了亲吻和抚摸之外,也许还能够再得到妍儿的肉体也说不定。

说实在的,对妍儿的美体,武帝是垂涎已久,但是妍儿只肯和他亲吻抚摸,却始终不肯真正委身与他,而今天,武帝似乎找到了极好的机会。

一想到能够让妍儿在自己身下婉转缠绵,武帝不由激动万分,他一面加紧和妍儿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面用满是皱纹的老手穿过妍儿的肚兜中,抚上了她的一对圆润挺拔的双峰。

在皇宫中养尊处优的生活,再加上天天的抚摸,武帝发现妍儿的双乳比起刚进皇宫时要大了不止一号,原来可以一手掌握的美乳现在要用上两只手,简直可以说是一对豪乳了。

虽然是一对豪乳,可是竟然丝毫没有下垂,武帝把这个归功于自己的双手,是自己的双手滋润了这对美乳,而现在,武帝又要开始滋润美乳了。

先从乳头开始,武帝用大拇指的指腹按在已有些硬挺的乳头上,开始上下左右磨动起来,粗糙的拇指享受着娇嫩乳头的奇特滋味,磨了有一阵,妍儿的乳头开始慢慢肿胀,然后武帝又换上了食指,中指,直到将右手五个手指头全都用完。

乳头上传来的刺激让妍儿娇哼出声,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乳头升起,让她觉得自己的乳房鼓胀胀的,很是难受,她有点儿紧张起来,虽然每天都同武帝要来上几回,但是每次她似乎都很紧张,可是事后她却又回味起那种难受中带着酥麻的感觉。

慌张的她一双小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突然胡乱挥舞的手接触到一根火热的棍子,她像是找到了什么寄托似的,不由用双手紧紧握住,还不自觉地套弄了几下。

下身的肉棒被妍儿握住,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让武帝感觉到那双小手的柔滑与舒坦,忍不住猛吸了好几下妍儿的香舌,又吞了好几口香津,同时也将自己的舌头直伸进妍儿的喉咙,将口水直接送进她的肚子,和妍儿这个绝色美女互换口水的感觉让武帝浑身火热,肉棒硬得像坚硬的石头,更别提妍儿还不时的用舌头舔着他的嘴唇了。

不行了,不行了,武帝终于忍不住一边和妍儿舌吻,一边开始脱起自己的裤子来,虽然让妍儿暂时的放开肉棒会有一点点的不爽,但是等会儿他将会让妍儿肉贴肉的握着自己的肉棒,替自己手交。

脱光裤子,武帝将右手从妍儿的乳房撤下,抓着妍儿的小手放到自己火烫的肉棒下,首次触摸到火热的奇特棍子,妍儿不由缩了一下手,但是武帝却再次地抓着她的手,将其放到自己的肉棒上,这次妍儿没有缩手,而是好奇地抓了上去,但是心里却是嘭嘭的剧烈跳动起来,像是抓着一个让自己既害怕又隐隐喜欢的东西。

趁着脱衣服时和妍儿的嘴暂时放开的间隙,武帝用带着诱惑的声音道:“小宝贝,你摸的这个可是好东西呀,它是男人的肉棒,等会儿会让你很舒服的!”妍儿也趁机长舒了几口气,缓解一下因为接吻而不畅的呼吸,听到武帝声音,她不由好奇地问道:“真的舒服吗?陛下?比和你接吻还要舒服吗?”武帝笑了,淫荡地笑道:“当然了,小宝贝,你接吻还要舒服一百倍!它能让你欲仙欲死!不过你要先多摸它几下才行。”说着武帝脱完了衣服,抓着妍儿握在肉棒上的一只小手,说道:“来,我教你怎么摸……”武帝的手带着妍儿的手在他的肉棒上上下来回轻轻套弄起来,龟头上早已冒出了点点淫液,随着妍儿小手上下套弄的动作,淫液将龟头涂抹得一片光亮。

而套弄的同时,武帝还让妍儿另一只小手替他揉着肉袋,他已经想好了,他准备等下直接在妍儿的体内射精,让她怀上自己的龙种,所以他要先尽情的刺激肉袋,好产生更多的精液来装满妍儿的花宫。

开始时妍儿并不熟练,不过过了没多久,她就自动的替武帝套弄肉棒,揉搓肉袋,因为她现在已感觉到浑身燥热,下身的麻痒感觉似乎也愈演愈烈,冥冥中,她觉得只有手中的肉棒和肉袋才可以让自己舒服,因此她卖力地动作起来。

武帝当然是爽快无比了,他解开了妍儿系着的肚兜,然后结束了亲吻,但是妍儿似乎是吻上了瘾,小香舌竟然从嘴里追了出来,一丝口水连着她的舌尖了和武帝的嘴角,景象淫靡无比,而更让武帝兴奋的是,妍儿主动地将身体放低,将那丝口水丝毫不剩的吃进小嘴,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让武帝的肉棒几乎硬到爆。

于是武帝让妍儿侧身躺在他怀里,让她张开檀口,准备迎接自己的口水。

武帝“哈”地一声嘴里积了一口口水,然后对着妍儿张开的小嘴将口水吐了进去,武帝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浑浊的口水落在妍儿粉红香舌上,“快咽进去!”武帝大声说道。

而妍儿也顺从的将武帝吐进嘴里的口水吃了下去,接着武帝又要妍儿主动地吸自己的舌头,因为他将口水留在了舌头上,看着妍儿啧啧地吮吸着自己舌头上的口水,武帝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激动得爆出来了,两个人玩了好一阵的互吐口水游戏。

不过后来武帝他的视线又被妍儿赤裸的娇躯所吸引,一副绝美的晶莹玉体就展现在眼前,入眼的便是一对硕大而坚挺的美乳,散发着阵阵令人欲醉的乳香,因为玉人儿情动的关系,一对美乳比之前更为挺拔丰满,一对粉红的乳头傲然挺立,似乎在向武帝展示着它的魅力。

武帝张开血盆大口,将妍儿左边的蓓蕾连同乳尖吃进了进去,他的嘴顿时涨鼓鼓的,他的牙齿在粉嫩的乳肉上轻轻咬着,力量不大,但是却让妍儿忍不住哼哼唧唧起来,而他的舌头更是激烈地在妍儿敏感的乳头来回刷动,让妍儿整个娇躯都禁不住颤抖起来,握着武帝肉棒的小手更是抓紧肉根,一上一下大幅度地套动起来,另一只手更是如同玩弄健身球一般让肉袋在手中转动,两粒肉丸互相摩擦,让武帝差点儿忍不住狼吼出来。

“这个小东西还真会玩!”武帝心中暗道,虽然肉丸有些疼痛,不过更多的是快感,尤其是娇嫩的小手上柔滑的皮肤和密密麻麻的褶皱摩擦的时候,肉袋中更是酥酥麻麻的,如果不是事先吃了药丸,武帝还真怕自己就会泄了出来。

听着妍儿如同仙乐般的呻吟,以及她吁吁的娇喘声,以及身体的火热反应,武帝知道现在应该是直捣黄龙的时候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武帝还是决定先用手试探一下。

右手从妍儿的纤腰间缓慢下滑,完美的曲线让武帝忍不住心中暗赞,充满着弹性诱惑的翘臀带给武帝粗糙的手掌不一样的快感,五个手指头忍不住按了下去,非常轻易地就陷入进柔软的臀肉中,但是当手指头放开时,臀肉却弹了回来,丝毫看不出挤压的痕迹,弹性十足的美臀让武帝忍不住将双手都用了上来,捏着妍儿的两片美臀如同搓面团一般来回搓揉,并不时地在臀肉上轻轻拍打着,清脆的“噼啪”肉响让武帝越发的得趣。

“嗯……啊……不要……”妍儿只能用双手抱着武帝满是花白头发的脑袋,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她觉得今天身体似乎很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四处钻着,尤其是下身,更是湿润润酥麻麻的很是难受,还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觉,很想用什么东西去填满,扩充。

突然间妍儿感觉到一股热流直冲下身,就像是要尿出来一般,她的一双素手的动作立刻停止,娇躯也剧烈抖动起来,双腿更是直打颤,“啊……我……我尿了……哦……不啊……”妍儿并不知道自己是达到了高潮,已失去记忆的她还以为是尿在身上了,这让她感觉很是羞耻,粉脸涨得通红,双手也解脱出来,将武帝的头从自己的乳房推开。

不过武帝却是大为兴奋,想不到今天终于用爱抚让妍儿来了个高潮,他当然知道,妍儿是久旷的少妇,一旦完全地挑动其她的情欲,那么自己就能够完全的得到她的肉体,让胯下的龙根,好好地享受一次绝色美女的美穴滋味。

“乖宝贝……”武帝爱怜地看着妍儿这个绝色美人儿,在她脸上轻吻一下,柔声说道:“宝贝,你那不是尿……”“不是尿?那是什么?”妍儿害羞地将头钻进武帝干瘦的胸膛,疑惑地问道。

“那是女人的高潮呀……”武帝抚摸着妍儿的俏脸,用带着回味的语气说道:“那是女人非常欢愉的表现呀……宝贝儿,你刚才舒服么……”妍儿将头抬起,似乎是回味着刚才的感觉,突然她惊叫一声,用手捂住了俏脸,“我……我……”看到妍儿的表现,武帝哪还不知道她刚才一定是非常的舒服了,心念电转间他终于有了决定,如此的美女放在身边不吃,那是连天也不能饶恕的罪过啊,像到这里他哈哈一笑,将妍儿一把推倒在床上,压在她的娇躯上,“来吧……宝贝儿,让我给你更大的愉快吧!”妍儿这时还沉醉在方才高潮时那种难以忘怀的销魂蚀骨的快感中,武帝的动作她不但不拒绝,反而有种欢迎的感觉,她还想体验一下那种快感,于是她张开小嘴喊道:“嗯……给我快乐吧……吻我……”同时再次吐出了自己的香舌。

武帝也吐出了自己的舌头,一个是七八十岁的老头,一个是国色天香的美女,在豪华的皇宫中,在这华丽的龙床上,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苍老而粗糙的皮肤和粉嫩而柔滑的紧紧贴在一起,颜色灰白同时长满舌苔的老人舌头和颜色粉红同时香滑无比的美女舌头在空中不住纠缠翻滚,粗舌与香舌齐飞,口水香津共相连,两人皆是情难自禁,藉由着亲密的舌吻带给双方极度欢愉的快感。

看着妍儿水雾缭绕的媚眼,面带潮红的粉脸,以及不住起伏的酥胸,因为情欲而通红的皮肤,武帝知道现在妍儿已经完全地打开了情欲,现在他终于能好好的享受这绝美的娇体了。

武帝一面和妍儿舌吻,一边用双腿撑开妍儿的一对美腿,一只手同时也伸向了桃源玉户,还没有接触到玉户就感觉一股潮湿的气息喷涌而来,武帝的手抚上了浓密的草丛,上面已是露珠点点,用手指头分开草丛,武帝的手碰到了一条湿热肉缝,妍儿突然扭动起她的娇躯,并且收回了自己的舌头,同时双腿用力往回缩并且夹紧,像是抗拒着武帝的手指。『首发70chun.』不过武帝已是箭在弦上,这么可能半途而废呢,双腿顶着妍儿的大腿,不让她动弹,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先是用手在两片肉唇上来回抚摸,刮弄着玉户内不住涌出的淫水,并将其抹在肉唇上,刺激着肉唇向两边张开,从而好迎接自己的肉棒。

同时武帝还不忘妍儿那颗小小的花蒂,手指头先是慢慢搓弄着,等到花蒂慢慢肿大时,才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夹住,时搓时捻,剧烈的刺激让妍儿根本没有能力反抗,只有张嘴娇呼不止,“哦……好麻……不要再弄了……噢……”妍儿的一声声娇吟反而让武帝更加兴奋,中指蘸满了妍儿流出的淫水,在肉唇上左右扫动,然后将肉唇往两边分开,先是用指头在蜜穴口试探着搅动几下,发觉里面的媚肉在强烈地缠着自己的手指头之后,武帝才将整根中指慢慢地往蜜穴内插入。

武帝只感觉到肉壁周围的媚肉强烈的缠绞着自己伸进去的中指,小穴紧紧地夹着手指,每进一步都有些困难,但是同时却又又一股吸力在吸着自己的手指往穴内进发,想不到妍儿生了两个孩子小穴还是如此的紧密,武帝忍不住赞叹道:“哦……好紧啊……”武帝的中指开始来回抽插起妍儿的小穴来,同时拇指还不时在她的花蒂上揉搓几下,妍儿已是忍不住嗯嗯啊啊的高声呻吟了起来,小穴内传来的快感让她暂时的忘记了其他,只懂得享受眼前的欢愉了。

妍儿的反应让武帝很是满意,他决定趁热打铁,好好地占有眼前这个绝代美女,双手握着妍儿美腿的腿弯处,武帝将妍儿的一双美腿撑高撑开,终于看到了这美女的桃源盛景。

美穴不住地吐露出滚滚淫水,打湿了周边郁郁葱葱的草丛,两片粉嫩的肉唇也是向两边打开,似乎在欢迎着外来来客,一颗粉红的花蒂如同珍珠般点缀在美穴之上。

是时候了,武帝缓缓地将龟头顶在妍儿粉嫩的肉唇上,美穴内立刻传来一股隐隐的吸力,让武帝恨不得马上就将肉棒硬捣进去,但是他忍住了,他向要一寸寸的占有妍儿的美穴,让她的美穴内无处不留下自己肉棒的痕迹。

马眼在珍珠上顶揉了一阵,惹得妍儿忍不住挺起自己的翘臀,小穴内极度空虚的感觉让她已想不到其他,只想要一根东西来缓解一下自己的空虚,而小穴外面的一根热热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了,所以她忍不住娇喘道:“我要……给……给我……陛下……我受不了了呀……”听到妍儿终于主动要求,武帝忍不住又用肉棒在蜜穴外挑动了几下,湿滑的淫水涂满了整个龟头,“小宝贝……你要什么啊……”“我……我要……”妍儿被武帝的动作挑逗得又是一阵颤抖,但是她还是说不出口。

“快说你要什么……你不说我就不给你哦……”其实武帝也有些忍不住了,但是他想要妍儿主动的要求自己干她。

“我……”妍儿终于忍耐不住,娇呼道:“我要肉棒……我要陛下的肉棒……”这句话一喊出口,妍儿就觉得自己似乎是解脱了似的。

“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武帝大叫一声,腰部猛然用力,乌黑的龟头如同利剑般破开了妍儿娇嫩的肉唇,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妍儿紧窄的美穴。

“呃……”久旷的小穴突然被粗大肉棒狠狠插入,妍儿痛呼一声,额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

肉棒几乎进入了大半,看着妍儿痛楚的神情,武帝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行为,于是他把肉棒停留在妍儿的蜜穴中不动,享受着蜜穴中的嫩肉层层包裹的快感,同时伏下身去,不住吻着妍儿的俏脸和耳朵,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小宝贝……不要怕……等一下就不痛了……乖乖的啊……等下就舒服了……”妍儿毕竟不是处女初破,武帝的肉棒在小穴中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她很快就适应了,疼痛很快消失,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麻痒和空虚的感觉,她忍不住轻轻挺动起翘臀来,好缓解一下体内的难受感觉。

“不痛了吗?小宝贝。”武帝感觉到了妍儿的动作,知道她毕竟是少妇,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肉棒,接下来,就该自己享受了。

在看到妍儿娇羞地点点头之后,武帝抽出肉棒,“吱”地一声,不但带出大量的淫水,更把妍儿蜜穴内粉红的嫩肉都连带着拖了出来,武帝再往里使劲一顶,“噗”一声龟头破开层层嫩肉,肉棒又一次深入妍儿的蜜穴深处。

“哦……妍儿宝贝……你里面好热……夹得我好爽啊……”武帝似乎是不受控制地挺动着肉棒,妍儿蜜穴中的嫩肉在肉棒送进抽出时,都会不自觉地蠕动纠缠着肉棒,让武帝的每一下抽插都要费不少的力气。

同时肉壁还会不自觉地夹紧肉棒,似乎是不想肉棒离开,武帝也没有想到妍儿的蜜穴竟然如此的让人销魂,他就像是第一次干到女人一般,埋头苦干,肉棒上的快感让他的力道越来越重。

而妍儿也是不自觉地在武帝身下挺动迎合,一阵阵的难以控制的快感让她只知道挺着腰来迎接武帝的肉棒抽插,两只美丽的小脚也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兴奋的卷曲。

在剧烈的抽插动作中,武帝感觉到自己顶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传来强烈的吸力,如同一张饥饿的婴儿小嘴在吮吸着龟头,武帝知道自己已经顶到了妍儿的花心了,而他的肉棒,还剩下一截在外面。

没想到妍儿的花心如此的浅,武帝心中兴奋,若是将肉棒全根干进的话,一定能够插入子宫之中,想到这里武帝干得更加起劲了。

武帝将肉棒越干越深,而妍儿也是一副舒服不已的样子,她跟随着武帝的抽插动作哼唧着,一头美丽的秀发不住地左右甩动,双手时而紧抓床单,时而紧握成拳,时而放在嘴里咬着,小穴内传来的充实感觉让妍儿忍不住想要和武帝一起追求着肉体的欢愉。

武帝突然深吸一口气,腰部积蓄着力气,用尽全力将肉棒勇猛地朝着妍儿的蜜穴插去,“噗吱”一声肉棒破开重重嫩肉,直至全根进底,“啪”地一声,武帝的小腹重重地撞击在妍儿的小腹上,龟头突破了花心,直入子宫内部,两人的下体终于亲密无隙地结合在一起。

妍儿的子宫受到刺激,禁不住收缩起来,将武帝的整颗龟头紧紧包裹,强烈的刺激快感让武帝忍不住就要精液狂喷,好在他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同时用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武帝止住了泄意,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子宫被龟头完全侵占,妍儿心中是又羞又喜,虽然有一点点疼痛,但更多的是舒服,是一种女人被强势男人强烈占有后的舒服,她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呼……好舒服啊……”武帝看着身下美艳动人的妍儿,那是他梦寐以求的绝代尤物啊,现在终于被自己完全的占领了,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他忍不住对妍儿问道:“小宝贝儿……我干得你舒服吗?”妍儿被武帝问得一阵娇羞,想要闭上眼睛,武帝却突然抽动起肉棒,但是速度极为缓慢,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移动,而且是插进两寸,抽出一寸,妍儿的蜜穴立时感到一阵空虚和止不住的酥麻,她终于轻启红唇,道:“人家……人家舒服啦……”武帝这才狠狠地插了进去,龟头重重地顶在花心上,让妍儿忍不住闷哼一声,但是迅速翘起来的小脚和半眯起来的媚眼却证明了她被这一下顶得是又舒又爽。

武帝“嘿嘿”笑着,“宝贝你的花心真浅啊……”每一下都是又重又狠,每一次都要顶到花心才甘心,并时不时地将龟头顶进子宫,然后再停顿一下,让肉棒享受到被子宫紧密包围的快感。

“哦……好深……顶……顶到花心了……啊……美死了……再用力干……”妍儿也自发地浪叫出声,感觉叫出来之后,身体上的快感感觉更加强烈了,再加上武帝的大龟头在花心上不时地旋转顶磨,更是让妍儿畅快得娇躯不住打颤,纤腰弯成了一张弓一般。

一股股的淫水从妍儿的小穴内不住涌出,但是因为武帝的肉棒实在是又粗又大,竟然将淫水全都堵在了蜜穴内,以致妍儿觉得自己的小腹涨鼓鼓的很是难受,她忍不住呻吟道:“陛下,让我坐到上面来。”其实她是想趁机将小穴内的淫水弄出来。

武帝正好也有点儿累了,所以顺着妍儿的意思,双手搂着她的肩膀往后倒去,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而在这个过程中,武帝还保持着肉棒顶在妍儿花心的姿势。

因为位置突然的颠倒,所以武帝的龟头又是重重地顶了一下妍儿的花心,“啊……又顶到了……这一下好重……好涨……好满……”妍儿的身体几乎酥软在武帝身上,好在她及时地撑伏在武帝的胸口。

当妍儿将肉棒从体内抽出时,“哗”一声大量的淫水从小穴内冲出,顿时将武帝的肉棒以及阴毛淋湿,淫水波及到了床单,将洁白的床单染得全是痕迹。

武帝看着妍儿在自己的肉棒上一起一落,粉红的肉唇在抽插间被粗黑的肉棒带进带出,但是却始终紧紧的含着自己的肉棒,每当妍儿往下套弄时,武帝就会将自己的腰部主动上挺,迎接着妍儿的动作,这样花心就会重重地撞在龟头上,花心上的软肉就会夹住龟头好一阵吮吸,爽得武帝嘶嘶声不止。

而妍儿这时就会娇嗔几句,不依地在武帝身上扭动起来,结果花心和龟头又是好一阵旋磨,阵阵快感在两人体内散发,美得两人连连喘气。

在妍儿的起落间,她的一对豪乳也跟着上下起伏,乳肉的波动如同波浪一般,让武帝在看花眼的同时又有了一个新玩法。

他让妍儿伏下娇躯,让两人的乳房相贴,同时他用手握着妍儿的双乳,调整着方向,让妍儿的乳头对着自己的乳头,在两人的挺动间,乳头也互相摩擦,娇嫩的乳头摩擦着衰老的乳头,两人的乳头都因为刺激而愈发硬挺,当然,妍儿所受到的刺激更大,她微张着小嘴,娇喘呻吟着,一阵阵如兰香气喷出,让武帝忍不住伸出舌头舔着她宛如花瓣一般的樱唇。

妍儿也主动地伸出香舌和武帝交缠在一起,两人互相舔吻着对方的嘴唇,也时不时地伸进对方嘴里,交换着彼此的口水和香津,不过妍儿可以很轻易地将香津送进武帝的嘴里,而武帝的口水她只能使劲地用舌头在武帝的嘴里刮吸,虽然吸得舌头有点麻,但是妍儿仍然乐此不彼地吸着,仿佛武帝的口水是什么美味一般。

武帝一边挺着屁股,一边和妍儿火热缠吻,因为妍儿的整个重量都压在身上,所以武帝很轻易地就能将肉棒全根深入妍儿的蜜穴,龟头一次次地撞击着妍儿敏感的花心,让她的蜜穴内淫水如同泉涌一般,他禁不住用双手抱着妍儿的美臀强烈抽插起来,让妍儿发出阵阵呜呜的娇吟。

武帝突然感觉到妍儿的蜜穴一阵阵不由自主地痉挛收缩,将肉棒紧紧缠住,花心更是一阵急促地张合,急切地吮吸着龟头,她柔弱无骨,洁白雪腻的娇躯也跟着抽搐起来,香舌更是紧紧地勾着他的粗舌。

武帝知道妍儿的又一次高潮即将来临,于是他将龟头死死地顶着妍儿的花心不放,果然妍儿一阵急促的哼声过后,花心大开,一股股热流喷潮而出,正打在武帝龟头的马眼之上,敏感的马眼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让武帝泡在妍儿蜜穴中的肉棒又胀大了几分。

武帝紧吸着妍儿的舌头,拼命忍受着马眼上强烈快感,同时享受着妍儿高潮的冲击,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妍儿的高潮是多么的激烈。

泄出了大量阴精之后,妍儿仍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而武帝也是毫不放松地继续抽插,不过此时他也差不多是强弩之末了,于是他翻过身来,将妍儿压在身下,以男上女下的正常姿势开始操干起来。

妍儿高潮后的身体尤其敏感,再加上武帝将她的一双美腿架在肩膀上,因此肉棒能够更加快速和深入地抽插,每次插入时武帝的一对肉丸便会撞击在敏感的肉唇上,而武帝的肚子也会撞在挺翘的美臀上,那种冲击和摩擦让妍儿一直延续着高潮,而妍儿也会适时地浪叫出声:“哦……好美……舒服死了……”。

武帝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几乎是将妍儿的整个娇躯抬起,只剩下妍儿的粉首还在床上,淫靡的“啪啪”肉声让武帝兴奋不已,妍儿的呻吟更是昂武帝自豪不已,看着自己的一根粗黑肉棒在妍儿的美穴中来回抽插,所到之处棒到花开,淫水四溅,武帝禁不住连吞口水,虽然干了妍儿这么久,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兴奋,一点儿也忍不住。

转眼之间武帝又是抽插了数百下,肉棒在妍儿天生狭窄的蜜穴内的阵阵夹吸和缠压下,制止不住地酸麻起来,而龟头也受到了娇嫩的花心一阵阵的强烈吮吸,终于,武帝再也忍不住精关,就要喷发了,“哦……妍儿宝贝……好爽……我快射了……”。

而妍儿正沉浸在武帝带给她的肉体快感之中,她的芳心此时一片空白,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原始的肉欲追求,她娇吟着说道:“哦……陛下……你射吧……全射给妍儿……”武帝的双手紧握着妍儿的纤腰,将肉棒死死地往前一顶,大龟头再次突破花心,冲进子宫,妍儿的子宫又是一阵强烈收缩,武帝再也忍不住地大吼一声:“妍儿宝贝……射了……我射了……”武帝终于爆发了,一股又一股的滚烫的精液从龟头马眼处喷发,直接浇灌在妍儿干涸已久的子宫内,“啊……”妍儿一声娇啼,子宫被烫得连连收缩,她拼命将腰臀上挺,让自己的蜜穴和武帝的肉棒结合得更加紧密,粉首后仰,发出阵阵浪呼,一双美目中流出了充满喜悦和满足的泪水,这是她达到了男女交欢激情的巅峰,所流下的甜美的泪水。

浓稠的精液不断喷出,因为武帝的龟头将子宫口紧紧堵住,所以精液全都喷射在妍儿的子宫中,而且越积越多,慢慢地让子宫积存了大量的精液,整个子宫浸泡在汤热的精液中的舒服感觉让妍儿再次呻吟出声:“哦……好烫啊……好舒服……”武帝的肉棒还在抽搐着,听着妍儿的呻吟,他也忍不住大呼起来:“噢……妍儿宝贝……我把精液全射给你……你就为我怀孕……生个儿子吧……”武帝的话让妍儿在高潮中也禁不住羞红了脸,“你坏……人家才不帮你生儿子呢……”不过她脸上羞喜交加的神情,以及她不自觉抚摸小腹的行为却暴露了她真正的意图。

武帝当然看出来了,于是他接着问道:“妍儿宝贝……你真的不愿意吗……那我把肉棒抽出来了哦……”“不……不……”妍儿急忙用腿勾着武帝的背不让他离开,不过武帝随后的笑意却是让她知道其实武帝在逗她玩。

“你……你好坏……”妍儿娇嗔一声,然后轻轻抚摸着自己因为充满精液而鼓胀起来的小腹,俏脸通红地盯着武帝道:“陛下……人家……人家愿意帮你生儿子啦……人家有方法的哦……”本来武帝快要停止的射精行为被妍儿的一番话激得精液再次爆发,精液从子宫中流到输卵管,最后连卵巢中都充满了精液,这下妍儿的肉体可是说是完全地烙上了武帝的痕迹了。

武帝在听到妍儿说有方法替自己生儿子时,内心的惊喜就别提了,本来他还担心自己不能使妍儿受孕呢,他赶紧问道:“好宝贝……你有什么方法呢?”妍儿被武帝火热的目光看得胸口直跳,她害羞地说道:“人家……人家可以控……控制……住精液……不让它流出来……而……而且……人家还有药方……可以提高……提高怀孕的机会……”武帝差点儿又喷出第三波精液来,他没有想到妍儿真的愿意替自己生孩子,看到她因为子宫内充满了自己精液而鼓胀的小腹,武帝的心里不禁想象着妍儿怀上自己的龙种的情形,此刻他的肉棒已渐渐喷射完毕,但是他却是直到喷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时,才缓慢地抽出肉棒,同时提醒妍儿道:“妍儿宝贝,我要把肉棒抽出来了,你控制住精液别让它流出来。”妍儿含羞点点头,只见她小腹一阵波浪式的蠕动之后,才轻声说道:“好了,精液不会流出来了……”果然武帝将软化的肉棒抽出来时,妍儿的蜜穴内没有流出一滴精液,武帝目不转睛地盯着妍儿涨鼓鼓的小腹,他知道那里住着自己无数的子子孙孙,那是能让妍儿这绝代美女怀孕的家伙啊。

武帝好奇地在妍儿涨鼓鼓的小腹上抚摸起来,感觉到上面又热又软,而妍儿在武帝的抚摸下又忍不住呻吟起来,这种呻吟声特别的诱人,但是武帝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再干一次了,所以他只好郁闷地再次吸出妍儿的细软香舌,含在嘴里细细品味,享受着这个身为当年第一美女女儿的绝色美女的美艳玉体。

想到了后代的事,武帝不禁又联想到妍儿的两个女儿,虽然他们年纪还小,但是再过几年的话,那可就是不比她们母亲差多少的国色天香的美女啊,看来自己是有必要将姐妹俩调教调教了,武帝看着绝美的妍儿,想着她的两个女儿,终于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真的写得很棒!当初看玄媚剑的时候就一直很期待看到石妍儿的出现,到后来竟然给我说是武帝当她是孙女,气得我差点半死!希望作者大人能够继续改写下去,再说一次,你写得真的是太棒啦!大满足啊~~!!将女神拉下马总是令人兴致高昂啊!大武皇宫内,霜儿接过许嬷嬷手上的两只药坛子,率先朝里面走去,却是丝毫不理会后面的许嬷嬷以及捧着檀香的女子。

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阁楼里传来优雅的琴声。接着便是让人几乎要沉醉的歌声,听得霜儿几乎脚步停了停。

或许这个女人,用声音就可以征服天下男人吧。

“这就是草原上的曲子‘心儿飘’了!”霜儿心中暗道,脚步不由缓了缓,或者这如此美妙的声音,是最后一次响起了,能够多听一会儿,就多听一会儿了。

刚刚一曲唱毕后,霜儿不由怀疑,听了这声音的男人后,会不会就算此时喝外面的湖水,也会醉倒了。或者这歌喉,能够将外面的湖水都酿成美酒,也说不定。

“好!”接着从里面传来一声虽然有点老迈,但依旧透着豪迈的声音。

“我的妍儿!”里面那浑厚的男中音继续响起道:“为何今天你又答应唱曲给我听了,平常时候,就算我这么央求你,你都不大会唱的!”“我不知道!”妍儿咯咯一笑道:“其实我平时也是愿意唱给你听的,只是心情一不好,唱出来的也不好听了,我可不愿意,将不好听的曲子,唱给你来听了!”“傻宝贝!”那男子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无尽的疼爱和亲昵,道:“从你嘴里唱出来的声音,都是天籁之音。小东西,你让我该这么疼你啊!”“咯咯!”妍儿又是一阵格格娇笑。

接着便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两人在脱着衣服,其间又夹杂着啧啧的声音,像是在亲吻的声音。

“陛下!”霜儿在门外,低低地叫了一声,这种声音她实在是听得太多了,不过任务是必须完成的。

“进来!”那个男子叫道,声音中明显充满了不满,似乎是霜儿的声音打扰到他了。

霜儿顿时轻轻地走了进去,刚刚迈脚进去,便感到脚上一软,就仿佛是踩在了白云上一般。

这里的地毯,都是草原上的羊毛一根一根织出来的。

“陛下,还有妍儿娘娘,应该吃药了!”霜儿走进去,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凭着感觉走到了榻前,然后跪了下来,便只看到了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靴子。

一大一小。

大的是黄色的,上面纹着龙。

小的是粉红色,靴子顶上缀着一对美丽的珍珠。

接着,另一只小靴子从榻上垂了下来,于是那双粉红色的明珠小靴子走了过来,那脚步如同踩在云端上的仙女一般,轻飘飘的有着无数的好看。

“我来服侍陛下吃药吧!”那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

端过去后,妍儿方才记得问起,“这两坛药,哪一份是给我的,哪一份是给陛下的?”“娘娘左手的那坛是给陛下的,右手的是给您自己的!”霜儿脚下微微一颤,跪在地上轻轻说道。

“哦,好的!”妍儿娇声说道:“你出去吧!陛下的药,我来喂好了!我的药,我自己喝!”“是!”霜儿磕了个头,接着站起身躯,后退着走出了阁楼中两人的视线,到了阁楼外面,才敢站起身子。

本来照着皇宫的规矩,在整个过程中,是不能朝两人看上哪怕一眼的,但是霜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妍儿,此刻这个绝世美女脸上带着动人的红晕,让人一看就知其正处在情欲之中,而她的一身外衣早已被脱去,玲珑的玉体现在只剩下红色的肚兜,滑腻的肌肤显露大半,显得煞是诱人。

“陛下,喝药了!”里面传来药坛磕碰的声音,还有妍儿温柔的哄慰声。

“药苦!我不喝!”只听到里面武帝的声音带着笑意,道:“除非妍儿…”“那到底要怎呀,你才肯喝药!”妍儿娇声说道。

武帝又是一声轻笑:“除非妍儿肯亲我一下,我就喝药!”妍儿粉脸刷地通红,大羞道:“你讨厌啦!”但是却主动地坐到榻边,撅起诱人的红唇,朝着武帝的嘴唇吻了过去,这时可以看到,一个如同仙女一般的美貌的美女,主动地吻向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而那个老人,此刻却伸出了他灰白的舌头,准备迎接着妍儿的香唇。

“啧……”妍儿自然的张开小嘴,将武帝灰白的舌头含进嘴里,在她看来,嘴对嘴舌对舌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而且还很舒服,因此她每天都要和武帝玩几次,所以听到武帝的要求,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哼……”武帝从鼻孔中发出舒爽的哼声,甜甜的味道从舌头上传来,他知道这是妍儿嘴里的味道,他每天都吃不够这种香甜的味道,因此,刚一接触,他的舌头就在妍儿的小嘴里活动了起来。

武帝先是用舌头在妍儿的香舌上轻舔了几下,然后将舌头转移到妍儿洁白的贝齿上,从左到右的数着贝齿的数目,然后又从右到左的舔一个来回。

几个来回之后武帝开始在妍儿的小嘴里四处扫荡起来,时而在牙根周围轻刷,时而在口腔四周吸舔着香甜的唾液,如同吃到了最可口的东西一般,急匆匆地咽下肚子。

感觉到武帝的舌头在嘴里到处活动着,妍儿的反应也渐渐变得强烈起来,有种麻麻的感觉在嘴里和下身升起,舌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下身似乎也有种好像要湿起来的感觉,她不知道该这么办,只是难耐的哼出声。

当妍儿的舌头突然间和武帝的舌头摩擦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中升起,于是她主动地将小舌头缠上武帝的舌头,上面浓厚的舌苔刮得小舌头很是舒服,妍儿不由得加快了舌头的动作。

武帝也没想到妍儿会如此的主动,从前都是需要一点时间才会如此主动的伸出舌头的,他心中暗喜,看来今天除了亲吻和抚摸之外,也许还能够再得到妍儿的肉体也说不定。

说实在的,对妍儿的美体,武帝是垂涎已久,但是妍儿只肯和他亲吻抚摸,却始终不肯真正委身与他,而今天,武帝似乎找到了极好的机会。

一想到能够让妍儿在自己身下婉转缠绵,武帝不由激动万分,他一面加紧和妍儿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面用满是皱纹的老手穿过妍儿的肚兜中,抚上了她的一对圆润挺拔的双峰。

在皇宫中养尊处优的生活,再加上天天的抚摸,武帝发现妍儿的双乳比起刚进皇宫时要大了不止一号,原来可以一手掌握的美乳现在要用上两只手,简直可以说是一对豪乳了。

虽然是一对豪乳,可是竟然丝毫没有下垂,武帝把这个归功于自己的双手,是自己的双手滋润了这对美乳,而现在,武帝又要开始滋润美乳了。

先从乳头开始,武帝用大拇指的指腹按在已有些硬挺的乳头上,开始上下左右磨动起来,粗糙的拇指享受着娇嫩乳头的奇特滋味,磨了有一阵,妍儿的乳头开始慢慢肿胀,然后武帝又换上了食指,中指,直到将右手五个手指头全都用完。

乳头上传来的刺激让妍儿娇哼出声,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乳头升起,让她觉得自己的乳房鼓胀胀的,很是难受,她有点儿紧张起来,虽然每天都同武帝要来上几回,但是每次她似乎都很紧张,可是事后她却又回味起那种难受中带着酥麻的感觉。

慌张的她一双小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突然胡乱挥舞的手接触到一根火热的棍子,她像是找到了什么寄托似的,不由用双手紧紧握住,还不自觉地套弄了几下。

下身的肉棒被妍儿握住,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让武帝感觉到那双小手的柔滑与舒坦,忍不住猛吸了好几下妍儿的香舌,又吞了好几口香津,同时也将自己的舌头直伸进妍儿的喉咙,将口水直接送进她的肚子,和妍儿这个绝色美女互换口水的感觉让武帝浑身火热,肉棒硬得像坚硬的石头,更别提妍儿还不时的用舌头舔着他的嘴唇了。

不行了,不行了,武帝终于忍不住一边和妍儿舌吻,一边开始脱起自己的裤子来,虽然让妍儿暂时的放开肉棒会有一点点的不爽,但是等会儿他将会让妍儿肉贴肉的握着自己的肉棒,替自己手交。

脱光裤子,武帝将右手从妍儿的乳房撤下,抓着妍儿的小手放到自己火烫的肉棒下,首次触摸到火热的奇特棍子,妍儿不由缩了一下手,但是武帝却再次地抓着她的手,将其放到自己的肉棒上,这次妍儿没有缩手,而是好奇地抓了上去,但是心里却是嘭嘭的剧烈跳动起来,像是抓着一个让自己既害怕又隐隐喜欢的东西。

趁着脱衣服时和妍儿的嘴暂时放开的间隙,武帝用带着诱惑的声音道:“小宝贝,你摸的这个可是好东西呀,它是男人的肉棒,等会儿会让你很舒服的!”妍儿也趁机长舒了几口气,缓解一下因为接吻而不畅的呼吸,听到武帝声音,她不由好奇地问道:“真的舒服吗?陛下?比和你接吻还要舒服吗?”武帝笑了,淫荡地笑道:“当然了,小宝贝,你接吻还要舒服一百倍!它能让你欲仙欲死!不过你要先多摸它几下才行。”说着武帝脱完了衣服,抓着妍儿握在肉棒上的一只小手,说道:“来,我教你怎么摸……”武帝的手带着妍儿的手在他的肉棒上上下来回轻轻套弄起来,龟头上早已冒出了点点淫液,随着妍儿小手上下套弄的动作,淫液将龟头涂抹得一片光亮。

而套弄的同时,武帝还让妍儿另一只小手替他揉着肉袋,他已经想好了,他准备等下直接在妍儿的体内射精,让她怀上自己的龙种,所以他要先尽情的刺激肉袋,好产生更多的精液来装满妍儿的花宫。

开始时妍儿并不熟练,不过过了没多久,她就自动的替武帝套弄肉棒,揉搓肉袋,因为她现在已感觉到浑身燥热,下身的麻痒感觉似乎也愈演愈烈,冥冥中,她觉得只有手中的肉棒和肉袋才可以让自己舒服,因此她卖力地动作起来。

武帝当然是爽快无比了,他解开了妍儿系着的肚兜,然后结束了亲吻,但是妍儿似乎是吻上了瘾,小香舌竟然从嘴里追了出来,一丝口水连着她的舌尖了和武帝的嘴角,景象淫靡无比,而更让武帝兴奋的是,妍儿主动地将身体放低,将那丝口水丝毫不剩的吃进小嘴,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让武帝的肉棒几乎硬到爆。

于是武帝让妍儿侧身躺在他怀里,让她张开檀口,准备迎接自己的口水。

武帝“哈”地一声嘴里积了一口口水,然后对着妍儿张开的小嘴将口水吐了进去,武帝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浑浊的口水落在妍儿粉红香舌上,“快咽进去!”武帝大声说道。

而妍儿也顺从的将武帝吐进嘴里的口水吃了下去,接着武帝又要妍儿主动地吸自己的舌头,因为他将口水留在了舌头上,看着妍儿啧啧地吮吸着自己舌头上的口水,武帝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激动得爆出来了,两个人玩了好一阵的互吐口水游戏。

不过后来武帝他的视线又被妍儿赤裸的娇躯所吸引,一副绝美的晶莹玉体就展现在眼前,入眼的便是一对硕大而坚挺的美乳,散发着阵阵令人欲醉的乳香,因为玉人儿情动的关系,一对美乳比之前更为挺拔丰满,一对粉红的乳头傲然挺立,似乎在向武帝展示着它的魅力。

武帝张开血盆大口,将妍儿左边的蓓蕾连同乳尖吃进了进去,他的嘴顿时涨鼓鼓的,他的牙齿在粉嫩的乳肉上轻轻咬着,力量不大,但是却让妍儿忍不住哼哼唧唧起来,而他的舌头更是激烈地在妍儿敏感的乳头来回刷动,让妍儿整个娇躯都禁不住颤抖起来,握着武帝肉棒的小手更是抓紧肉根,一上一下大幅度地套动起来,另一只手更是如同玩弄健身球一般让肉袋在手中转动,两粒肉丸互相摩擦,让武帝差点儿忍不住狼吼出来。

“这个小东西还真会玩!”武帝心中暗道,虽然肉丸有些疼痛,不过更多的是快感,尤其是娇嫩的小手上柔滑的皮肤和密密麻麻的褶皱摩擦的时候,肉袋中更是酥酥麻麻的,如果不是事先吃了药丸,武帝还真怕自己就会泄了出来。

听着妍儿如同仙乐般的呻吟,以及她吁吁的娇喘声,以及身体的火热反应,武帝知道现在应该是直捣黄龙的时候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武帝还是决定先用手试探一下。

右手从妍儿的纤腰间缓慢下滑,完美的曲线让武帝忍不住心中暗赞,充满着弹性诱惑的翘臀带给武帝粗糙的手掌不一样的快感,五个手指头忍不住按了下去,非常轻易地就陷入进柔软的臀肉中,但是当手指头放开时,臀肉却弹了回来,丝毫看不出挤压的痕迹,弹性十足的美臀让武帝忍不住将双手都用了上来,捏着妍儿的两片美臀如同搓面团一般来回搓揉,并不时地在臀肉上轻轻拍打着,清脆的“噼啪”肉响让武帝越发的得趣。

“嗯……啊……不要……”妍儿只能用双手抱着武帝满是花白头发的脑袋,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她觉得今天身体似乎很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四处钻着,尤其是下身,更是湿润润酥麻麻的很是难受,还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觉,很想用什么东西去填满,扩充。

突然间妍儿感觉到一股热流直冲下身,就像是要尿出来一般,她的一双素手的动作立刻停止,娇躯也剧烈抖动起来,双腿更是直打颤,“啊……我……我尿了……哦……不啊……”妍儿并不知道自己是达到了高潮,已失去记忆的她还以为是尿在身上了,这让她感觉很是羞耻,粉脸涨得通红,双手也解脱出来,将武帝的头从自己的乳房推开。

不过武帝却是大为兴奋,想不到今天终于用爱抚让妍儿来了个高潮,他当然知道,妍儿是久旷的少妇,一旦完全地挑动其她的情欲,那么自己就能够完全的得到她的肉体,让胯下的龙根,好好地享受一次绝色美女的美穴滋味。

“乖宝贝……”武帝爱怜地看着妍儿这个绝色美人儿,在她脸上轻吻一下,柔声说道:“宝贝,你那不是尿……”“不是尿?那是什么?”妍儿害羞地将头钻进武帝干瘦的胸膛,疑惑地问道。

“那是女人的高潮呀……”武帝抚摸着妍儿的俏脸,用带着回味的语气说道:“那是女人非常欢愉的表现呀……宝贝儿,你刚才舒服么……”妍儿将头抬起,似乎是回味着刚才的感觉,突然她惊叫一声,用手捂住了俏脸,“我……我……”看到妍儿的表现,武帝哪还不知道她刚才一定是非常的舒服了,心念电转间他终于有了决定,如此的美女放在身边不吃,那是连天也不能饶恕的罪过啊,像到这里他哈哈一笑,将妍儿一把推倒在床上,压在她的娇躯上,“来吧……宝贝儿,让我给你更大的愉快吧!”妍儿这时还沉醉在方才高潮时那种难以忘怀的销魂蚀骨的快感中,武帝的动作她不但不拒绝,反而有种欢迎的感觉,她还想体验一下那种快感,于是她张开小嘴喊道:“嗯……给我快乐吧……吻我……”同时再次吐出了自己的香舌。

武帝也吐出了自己的舌头,一个是七八十岁的老头,一个是国色天香的美女,在豪华的皇宫中,在这华丽的龙床上,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苍老而粗糙的皮肤和粉嫩而柔滑的紧紧贴在一起,颜色灰白同时长满舌苔的老人舌头和颜色粉红同时香滑无比的美女舌头在空中不住纠缠翻滚,粗舌与香舌齐飞,口水香津共相连,两人皆是情难自禁,藉由着亲密的舌吻带给双方极度欢愉的快感。

看着妍儿水雾缭绕的媚眼,面带潮红的粉脸,以及不住起伏的酥胸,因为情欲而通红的皮肤,武帝知道现在妍儿已经完全地打开了情欲,现在他终于能好好的享受这绝美的娇体了。

武帝一面和妍儿舌吻,一边用双腿撑开妍儿的一对美腿,一只手同时也伸向了桃源玉户,还没有接触到玉户就感觉一股潮湿的气息喷涌而来,武帝的手抚上了浓密的草丛,上面已是露珠点点,用手指头分开草丛,武帝的手碰到了一条湿热肉缝,妍儿突然扭动起她的娇躯,并且收回了自己的舌头,同时双腿用力往回缩并且夹紧,像是抗拒着武帝的手指。

不过武帝已是箭在弦上,这么可能半途而废呢,双腿顶着妍儿的大腿,不让她动弹,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先是用手在两片肉唇上来回抚摸,刮弄着玉户内不住涌出的淫水,并将其抹在肉唇上,刺激着肉唇向两边张开,从而好迎接自己的肉棒。

同时武帝还不忘妍儿那颗小小的花蒂,手指头先是慢慢搓弄着,等到花蒂慢慢肿大时,才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夹住,时搓时捻,剧烈的刺激让妍儿根本没有能力反抗,只有张嘴娇呼不止,“哦……好麻……不要再弄了……噢……”妍儿的一声声娇吟反而让武帝更加兴奋,中指蘸满了妍儿流出的淫水,在肉唇上左右扫动,然后将肉唇往两边分开,先是用指头在蜜穴口试探着搅动几下,发觉里面的媚肉在强烈地缠着自己的手指头之后,武帝才将整根中指慢慢地往蜜穴内插入。

武帝只感觉到肉壁周围的媚肉强烈的缠绞着自己伸进去的中指,小穴紧紧地夹着手指,每进一步都有些困难,但是同时却又又一股吸力在吸着自己的手指往穴内进发,想不到妍儿生了两个孩子小穴还是如此的紧密,武帝忍不住赞叹道:“哦……好紧啊……”武帝的中指开始来回抽插起妍儿的小穴来,同时拇指还不时在她的花蒂上揉搓几下,妍儿已是忍不住嗯嗯啊啊的高声呻吟了起来,小穴内传来的快感让她暂时的忘记了其他,只懂得享受眼前的欢愉了。

妍儿的反应让武帝很是满意,他决定趁热打铁,好好地占有眼前这个绝代美女,双手握着妍儿美腿的腿弯处,武帝将妍儿的一双美腿撑高撑开,终于看到了这美女的桃源盛景。

美穴不住地吐露出滚滚淫水,打湿了周边郁郁葱葱的草丛,两片粉嫩的肉唇也是向两边打开,似乎在欢迎着外来来客,一颗粉红的花蒂如同珍珠般点缀在美穴之上。

是时候了,武帝缓缓地将龟头顶在妍儿粉嫩的肉唇上,美穴内立刻传来一股隐隐的吸力,让武帝恨不得马上就将肉棒硬捣进去,但是他忍住了,他向要一寸寸的占有妍儿的美穴,让她的美穴内无处不留下自己肉棒的痕迹。

马眼在珍珠上顶揉了一阵,惹得妍儿忍不住挺起自己的翘臀,小穴内极度空虚的感觉让她已想不到其他,只想要一根东西来缓解一下自己的空虚,而小穴外面的一根热热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东西了,所以她忍不住娇喘道:“我要……给……给我……陛下……我受不了了呀……”听到妍儿终于主动要求,武帝忍不住又用肉棒在蜜穴外挑动了几下,湿滑的淫水涂满了整个龟头,“小宝贝……你要什么啊……”“我……我要……”妍儿被武帝的动作挑逗得又是一阵颤抖,但是她还是说不出口。

“快说你要什么……你不说我就不给你哦……”其实武帝也有些忍不住了,但是他想要妍儿主动的要求自己干她。

“我……”妍儿终于忍耐不住,娇呼道:“我要肉棒……我要陛下的肉棒……”这句话一喊出口,妍儿就觉得自己似乎是解脱了似的。

“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武帝大叫一声,腰部猛然用力,乌黑的龟头如同利剑般破开了妍儿娇嫩的肉唇,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妍儿紧窄的美穴。

“呃……”久旷的小穴突然被粗大肉棒狠狠插入,妍儿痛呼一声,额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

肉棒几乎进入了大半,看着妍儿痛楚的神情,武帝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行为,于是他把肉棒停留在妍儿的蜜穴中不动,享受着蜜穴中的嫩肉层层包裹的快感,同时伏下身去,不住吻着妍儿的俏脸和耳朵,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小宝贝……不要怕……等一下就不痛了……乖乖的啊……等下就舒服了……”妍儿毕竟不是处女初破,武帝的肉棒在小穴中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她很快就适应了,疼痛很快消失,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麻痒和空虚的感觉,她忍不住轻轻挺动起翘臀来,好缓解一下体内的难受感觉。

“不痛了吗?小宝贝。”武帝感觉到了妍儿的动作,知道她毕竟是少妇,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肉棒,接下来,就该自己享受了。

在看到妍儿娇羞地点点头之后,武帝抽出肉棒,“吱”地一声,不但带出大量的淫水,更把妍儿蜜穴内粉红的嫩肉都连带着拖了出来,武帝再往里使劲一顶,“噗”一声龟头破开层层嫩肉,肉棒又一次深入妍儿的蜜穴深处。

“哦……妍儿宝贝……你里面好热……夹得我好爽啊……”武帝似乎是不受控制地挺动着肉棒,妍儿蜜穴中的嫩肉在肉棒送进抽出时,都会不自觉地蠕动纠缠着肉棒,让武帝的每一下抽插都要费不少的力气。

同时肉壁还会不自觉地夹紧肉棒,似乎是不想肉棒离开,武帝也没有想到妍儿的蜜穴竟然如此的让人销魂,他就像是第一次干到女人一般,埋头苦干,肉棒上的快感让他的力道越来越重。

而妍儿也是不自觉地在武帝身下挺动迎合,一阵阵的难以控制的快感让她只知道挺着腰来迎接武帝的肉棒抽插,两只美丽的小脚也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兴奋的卷曲。

在剧烈的抽插动作中,武帝感觉到自己顶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传来强烈的吸力,如同一张饥饿的婴儿小嘴在吮吸着龟头,武帝知道自己已经顶到了妍儿的花心了,而他的肉棒,还剩下一截在外面。

没想到妍儿的花心如此的浅,武帝心中兴奋,若是将肉棒全根干进的话,一定能够插入子宫之中,想到这里武帝干得更加起劲了。

武帝将肉棒越干越深,而妍儿也是一副舒服不已的样子,她跟随着武帝的抽插动作哼唧着,一头美丽的秀发不住地左右甩动,双手时而紧抓床单,时而紧握成拳,时而放在嘴里咬着,小穴内传来的充实感觉让妍儿忍不住想要和武帝一起追求着肉体的欢愉。

武帝突然深吸一口气,腰部积蓄着力气,用尽全力将肉棒勇猛地朝着妍儿的蜜穴插去,“噗吱”一声肉棒破开重重嫩肉,直至全根进底,“啪”地一声,武帝的小腹重重地撞击在妍儿的小腹上,龟头突破了花心,直入子宫内部,两人的下体终于亲密无隙地结合在一起。

妍儿的子宫受到刺激,禁不住收缩起来,将武帝的整颗龟头紧紧包裹,强烈的刺激快感让武帝忍不住就要精液狂喷,好在他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同时用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终于让武帝止住了泄意,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子宫被龟头完全侵占,妍儿心中是又羞又喜,虽然有一点点疼痛,但更多的是舒服,是一种女人被强势男人强烈占有后的舒服,她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呼……好舒服啊……”武帝看着身下美艳动人的妍儿,那是他梦寐以求的绝代尤物啊,现在终于被自己完全的占领了,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他忍不住对妍儿问道:“小宝贝儿……我干得你舒服吗?”妍儿被武帝问得一阵娇羞,想要闭上眼睛,武帝却突然抽动起肉棒,但是速度极为缓慢,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移动,而且是插进两寸,抽出一寸,妍儿的蜜穴立时感到一阵空虚和止不住的酥麻,她终于轻启红唇,道:“人家……人家舒服啦……”武帝这才狠狠地插了进去,龟头重重地顶在花心上,让妍儿忍不住闷哼一声,但是迅速翘起来的小脚和半眯起来的媚眼却证明了她被这一下顶得是又舒又爽。

武帝“嘿嘿”笑着,“宝贝你的花心真浅啊……”每一下都是又重又狠,每一次都要顶到花心才甘心,并时不时地将龟头顶进子宫,然后再停顿一下,让肉棒享受到被子宫紧密包围的快感。

“哦……好深……顶……顶到花心了……啊……美死了……再用力干……”妍儿也自发地浪叫出声,感觉叫出来之后,身体上的快感感觉更加强烈了,再加上武帝的大龟头在花心上不时地旋转顶磨,更是让妍儿畅快得娇躯不住打颤,纤腰弯成了一张弓一般。

一股股的淫水从妍儿的小穴内不住涌出,但是因为武帝的肉棒实在是又粗又大,竟然将淫水全都堵在了蜜穴内,以致妍儿觉得自己的小腹涨鼓鼓的很是难受,她忍不住呻吟道:“陛下,让我坐到上面来。”其实她是想趁机将小穴内的淫水弄出来。

武帝正好也有点儿累了,所以顺着妍儿的意思,双手搂着她的肩膀往后倒去,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而在这个过程中,武帝还保持着肉棒顶在妍儿花心的姿势。

因为位置突然的颠倒,所以武帝的龟头又是重重地顶了一下妍儿的花心,“啊……又顶到了……这一下好重……好涨……好满……”妍儿的身体几乎酥软在武帝身上,好在她及时地撑伏在武帝的胸口。

当妍儿将肉棒从体内抽出时,“哗”一声大量的淫水从小穴内冲出,顿时将武帝的肉棒以及阴毛淋湿,淫水波及到了床单,将洁白的床单染得全是痕迹。

武帝看着妍儿在自己的肉棒上一起一落,粉红的肉唇在抽插间被粗黑的肉棒带进带出,但是却始终紧紧的含着自己的肉棒,每当妍儿往下套弄时,武帝就会将自己的腰部主动上挺,迎接着妍儿的动作,这样花心就会重重地撞在龟头上,花心上的软肉就会夹住龟头好一阵吮吸,爽得武帝嘶嘶声不止。

而妍儿这时就会娇嗔几句,不依地在武帝身上扭动起来,结果花心和龟头又是好一阵旋磨,阵阵快感在两人体内散发,美得两人连连喘气。

在妍儿的起落间,她的一对豪乳也跟着上下起伏,乳肉的波动如同波浪一般,让武帝在看花眼的同时又有了一个新玩法。

他让妍儿伏下娇躯,让两人的乳房相贴,同时他用手握着妍儿的双乳,调整着方向,让妍儿的乳头对着自己的乳头,在两人的挺动间,乳头也互相摩擦,娇嫩的乳头摩擦着衰老的乳头,两人的乳头都因为刺激而愈发硬挺,当然,妍儿所受到的刺激更大,她微张着小嘴,娇喘呻吟着,一阵阵如兰香气喷出,让武帝忍不住伸出舌头舔着她宛如花瓣一般的樱唇。

妍儿也主动地伸出香舌和武帝交缠在一起,两人互相舔吻着对方的嘴唇,也时不时地伸进对方嘴里,交换着彼此的口水和香津,不过妍儿可以很轻易地将香津送进武帝的嘴里,而武帝的口水她只能使劲地用舌头在武帝的嘴里刮吸,虽然吸得舌头有点麻,但是妍儿仍然乐此不彼地吸着,仿佛武帝的口水是什么美味一般。

武帝一边挺着屁股,一边和妍儿火热缠吻,因为妍儿的整个重量都压在身上,所以武帝很轻易地就能将肉棒全根深入妍儿的蜜穴,龟头一次次地撞击着妍儿敏感的花心,让她的蜜穴内淫水如同泉涌一般,他禁不住用双手抱着妍儿的美臀强烈抽插起来,让妍儿发出阵阵呜呜的娇吟。

武帝突然感觉到妍儿的蜜穴一阵阵不由自主地痉挛收缩,将肉棒紧紧缠住,花心更是一阵急促地张合,急切地吮吸着龟头,她柔弱无骨,洁白雪腻的娇躯也跟着抽搐起来,香舌更是紧紧地勾着他的粗舌。

武帝知道妍儿的又一次高潮即将来临,于是他将龟头死死地顶着妍儿的花心不放,果然妍儿一阵急促的哼声过后,花心大开,一股股热流喷潮而出,正打在武帝龟头的马眼之上,敏感的马眼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让武帝泡在妍儿蜜穴中的肉棒又胀大了几分。

武帝紧吸着妍儿的舌头,拼命忍受着马眼上强烈快感,同时享受着妍儿高潮的冲击,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妍儿的高潮是多么的激烈。

泄出了大量阴精之后,妍儿仍然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而武帝也是毫不放松地继续抽插,不过此时他也差不多是强弩之末了,于是他翻过身来,将妍儿压在身下,以男上女下的正常姿势开始操干起来。

妍儿高潮后的身体尤其敏感,再加上武帝将她的一双美腿架在肩膀上,因此肉棒能够更加快速和深入地抽插,每次插入时武帝的一对肉丸便会撞击在敏感的肉唇上,而武帝的肚子也会撞在挺翘的美臀上,那种冲击和摩擦让妍儿一直延续着高潮,而妍儿也会适时地浪叫出声:“哦……好美……舒服死了……”。

武帝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几乎是将妍儿的整个娇躯抬起,只剩下妍儿的粉首还在床上,淫靡的“啪啪”肉声让武帝兴奋不已,妍儿的呻吟更是昂武帝自豪不已,看着自己的一根粗黑肉棒在妍儿的美穴中来回抽插,所到之处棒到花开,淫水四溅,武帝禁不住连吞口水,虽然干了妍儿这么久,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兴奋,一点儿也忍不住。

转眼之间武帝又是抽插了数百下,肉棒在妍儿天生狭窄的蜜穴内的阵阵夹吸和缠压下,制止不住地酸麻起来,而龟头也受到了娇嫩的花心一阵阵的强烈吮吸,终于,武帝再也忍不住精关,就要喷发了,“哦……妍儿宝贝……好爽……我快射了……”。

而妍儿正沉浸在武帝带给她的肉体快感之中,她的芳心此时一片空白,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原始的肉欲追求,她娇吟着说道:“哦……陛下……你射吧……全射给妍儿……”武帝的双手紧握着妍儿的纤腰,将肉棒死死地往前一顶,大龟头再次突破花心,冲进子宫,妍儿的子宫又是一阵强烈收缩,武帝再也忍不住地大吼一声:“妍儿宝贝……射了……我射了……”武帝终于爆发了,一股又一股的滚烫的精液从龟头马眼处喷发,直接浇灌在妍儿干涸已久的子宫内,“啊……”妍儿一声娇啼,子宫被烫得连连收缩,她拼命将腰臀上挺,让自己的蜜穴和武帝的肉棒结合得更加紧密,粉首后仰,发出阵阵浪呼,一双美目中流出了充满喜悦和满足的泪水,这是她达到了男女交欢激情的巅峰,所流下的甜美的泪水。

浓稠的精液不断喷出,因为武帝的龟头将子宫口紧紧堵住,所以精液全都喷射在妍儿的子宫中,而且越积越多,慢慢地让子宫积存了大量的精液,整个子宫浸泡在汤热的精液中的舒服感觉让妍儿再次呻吟出声:“哦……好烫啊……好舒服……”武帝的肉棒还在抽搐着,听着妍儿的呻吟,他也忍不住大呼起来:“噢……妍儿宝贝……我把精液全射给你……你就为我怀孕……生个儿子吧……”武帝的话让妍儿在高潮中也禁不住羞红了脸,“你坏……人家才不帮你生儿子呢……”不过她脸上羞喜交加的神情,以及她不自觉抚摸小腹的行为却暴露了她真正的意图。

武帝当然看出来了,于是他接着问道:“妍儿宝贝……你真的不愿意吗……那我把肉棒抽出来了哦……”“不……不……”妍儿急忙用腿勾着武帝的背不让他离开,不过武帝随后的笑意却是让她知道其实武帝在逗她玩。

“你……你好坏……”妍儿娇嗔一声,然后轻轻抚摸着自己因为充满精液而鼓胀起来的小腹,俏脸通红地盯着武帝道:“陛下……人家……人家愿意帮你生儿子啦……人家有方法的哦……”本来武帝快要停止的射精行为被妍儿的一番话激得精液再次爆发,精液从子宫中流到输卵管,最后连卵巢中都充满了精液,这下妍儿的肉体可是说是完全地烙上了武帝的痕迹了。

武帝在听到妍儿说有方法替自己生儿子时,内心的惊喜就别提了,本来他还担心自己不能使妍儿受孕呢,他赶紧问道:“好宝贝……你有什么方法呢?”妍儿被武帝火热的目光看得胸口直跳,她害羞地说道:“人家……人家可以控……控制……住精液……不让它流出来……而……而且……人家还有药方……可以提高……提高怀孕的机会……”武帝差点儿又喷出第三波精液来,他没有想到妍儿真的愿意替自己生孩子,看到她因为子宫内充满了自己精液而鼓胀的小腹,武帝的心里不禁想象着妍儿怀上自己的龙种的情形,此刻他的肉棒已渐渐喷射完毕,但是他却是直到喷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时,才缓慢地抽出肉棒,同时提醒妍儿道:“妍儿宝贝,我要把肉棒抽出来了,你控制住精液别让它流出来。”妍儿含羞点点头,只见她小腹一阵波浪式的蠕动之后,才轻声说道:“好了,精液不会流出来了……”果然武帝将软化的肉棒抽出来时,妍儿的蜜穴内没有流出一滴精液,武帝目不转睛地盯着妍儿涨鼓鼓的小腹,他知道那里住着自己无数的子子孙孙,那是能让妍儿这绝代美女怀孕的家伙啊。

武帝好奇地在妍儿涨鼓鼓的小腹上抚摸起来,感觉到上面又热又软,而妍儿在武帝的抚摸下又忍不住呻吟起来,这种呻吟声特别的诱人,但是武帝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再干一次了,所以他只好郁闷地再次吸出妍儿的细软香舌,含在嘴里细细品味,享受着这个身为当年第一美女女儿的绝色美女的美艳玉体。

想到了后代的事,武帝不禁又联想到妍儿的两个女儿,虽然他们年纪还小,但是再过几年的话,那可就是不比她们母亲差多少的国色天香的美女啊,看来自己是有必要将姐妹俩调教调教了,武帝看着绝美的妍儿,想着她的两个女儿,终于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